当前位置:陀螺吧>惊悚>开门灵管局> 第 43章 人皮艺术家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 43章 人皮艺术家(1 / 2)

多巴胺老头团留下一道让我帮忙做牛马的传音后就跑的干干净净,只剩我和方柔还有一张大饼。

正在我要脚底抹油的时候,方槐进来了。他别别扭扭的将饭放在小桌子上,对方柔说:“吃吧,医生说你要吃点清淡的。”

我在一旁看着这对姐弟,怎么看怎么别扭,忍不住出声问:“你俩没有一点像的地方,怎么会是亲姐弟呢?不会是诓我吧。”

方槐瞳孔地震,问方柔:“你告诉她了?”

方柔一摊手:“她以为你爱我,那我能不说实话吗?”

方槐一瞪眼:“你不会说......算了,你还真不会。”

我伸手横在两人中间:“二位!打断一下,回答我的问题,ok?”

方柔将我的手打开,看着我认真的说:“我是他的亲姐姐没错,但是是同父异母的姐姐,当年......唔......”还不等方柔说完方槐就捂上了她的嘴,略显慌乱的对我说:“家事,不便和狱长大人多解释了。”

我急的去掰他的手:“干嘛呀,让她说完啊,让她说!让她说!”

一向对方柔言听计从的方槐这次却格外坚决,直接将我推出了病房,边推边说:“狱长大人,不要离门派的私事太近。”

我奋力挣扎:“你说话说一半,你拉屎也拉一半吗?”

在我极力的反抗之下我顺利的回到了灵管局.......这个该死的方槐,看着弱不禁风的,那小胳膊能拧三个我,还有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阿龙,说他想灵管局了,拉着我就要回家,气死我啦!

回到灵管局,阿布就在厕所门口蹲着我,我拎起他问:“你干嘛呢?”

阿布直愣愣伸出布绒的手,理不直,气也壮的说:“礼物!”

碎牙像个收拾熊孩子的老母亲一样火速奔来:“啧,狱长刚回来,你这是干什么,快让狱长先进去休息休息。”

阿布:“我不我不,我要礼物。”

我:“......”

这场景,为什么这么像回家的老父亲给孩子带礼物啊!

我将员工都召集到了审判庭,一鬼发了一根项链,挨个放了我的一缕阴气在里面,并说明用途:“这个呢,是鬼珠,我自己取的名字,你们要是有什么事要告诉我,就将自己的阴气渡一缕到里面,然后对着它说话懂了吧。”

几个鬼在那互相鼓捣着戴了半天,终于研究透了,我很欣慰。

于是当我在床上躺着休养生息的时候,阿布传了一缕阴气过来,我提取了一下信息:狱长,四缺一来吗?

我内心嗤笑,哼,幼稚。

十五分钟后,我砸着员工室的烂桌子咆哮:“这简直就是出老千!凭什么他把把自摸!”

阿龙挠了挠头,傻傻一笑。

最后阿龙被我们叉出牌局,我支他去和皮燕子玩儿了,自从上次拿回来皮燕子以后,它就是我们局的情绪垃圾桶,谁闲了就去逗逗它,它还特别爱生气,简直是最好的玩物,反正我们局也没有狗,这皮燕子简直完美。

于是牌桌上就剩下我,碎牙,阿布,阿虎四鬼,我突然想起小鱼,怕小鱼感到孤单,就让阿大带她过来,结果五分钟后阿大回来了跟我说:“她不来,她和张昂陈丽芳两个交流制造幻境的经验,我连话都没插进去。”

我不信邪的问了一句:“你没说是我想她来?”

阿大点头:“说了,她说让你一边玩去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

陀螺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