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陀螺吧>惊悚>开门灵管局> 第 45章 抬头,宝贝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 45章 抬头,宝贝(1 / 2)

从白蛇的惊吓中缓过半晌,我们终于想起了自己的任务,接着找了很久,结果别说人皮了,我和方槐连双牛皮鞋都没找见,更奇怪的是,明明刚开始我们熏的屋子都进不来,这会儿恶臭的味道却慢慢闻不见了。

难道......我被熏的失去嗅觉了!

找了很久,我都找累了,无聊的坐在凳子上看方槐来来回回在地上走来走去,边走边说:“不应该啊,那些东西难道已经被清理干净了?我看着那些东西也不像人皮啊,没理由啊.......海公牛!”我噗的笑出声,叫他乱晃,我脑袋都晃晕了,摔倒了吧。

我看着方槐脚下害他摔倒的那滩不明液体,yueyue欲逝,方槐却毫不在乎直愣愣的盯着房顶,我以为他摔傻了,走到他身前挡住他的视线:“怎么了你。”

他的神情看起来痴迷又恍惚,声音低的几乎听不见:“狱长,你快躺下来看看。”

我疑惑的躺下来,却也沉迷在其中了。

整个房顶居然是抬高的,烛光不足以照到顶部,我们找了半天却忽略了一直昏暗的房顶。

房顶上是一片片泛着油光的画组合在一起的《星空》,比报纸上那幅练手的看起来精美多了,它们牢牢的粘在房顶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格外逼真,就像那真的是一片诡谲的星空一般。

那颜料也不知是什么材质,颜色异常明亮,极其贴近原画的颜色,乍看起来简直就是按比例放大复刻,这王富还真是个画画天才。

我和方槐躺在地上一时间竟看的入了迷,突然画的一部分开始流动,像是活了一样,我和方槐同时坐起来看向对方,都看得出来双方眼里的惊讶。

“你看见了?”

“动了,真的动了。”

可是等我俩再躺下的时候,那幅画又变成了一幅精美的死画。

正当我俩躺在画下,死活想不通这件事的时候,一个巨大的东西嘭的砸了下来,我抓着方槐猛的跳起来,堪堪躲过那件东西的袭击。

那东西激起了一片灰尘,等那些烟灰散了,我们才看清,那不是东西,是一具女尸,准确的来说,是半具女尸。因为她只有上半段,下半段在生前的时候就已经不见了。我竟没想到,人截肢到那个地步,居然还可以活着。

她的脖颈还在冉冉的冒着鲜血,刚才害方槐滑倒的那滩液体,应该就是她的血液。她双眼暴凸,死前应该非常恐惧,脖子上有一道深的异常狰狞的刀口,这应该就是她的死因。

我仔细的端详了她的脸,很苍白,很漂亮,很眼熟......但我一时却也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她......

我经过九童换命一事心理素质已经好多了,即使心里咯噔一下,也很快反应了过来没有尖叫出声,方槐是修行之人,还是跟鬼混的,胆子比我大多了,他跟我并肩端详着尸体,问了一句:“她的魂呢?”

阿虎应声上前拿手在她额前一晃,蓝光微闪,随即疑惑的咦了一声说:“她的魂不见了......她死前就没有魂。”

方槐的眉毛死死拧在了一起,盯着房顶:“那个邪修还活着,人是他杀的,他刚才就在画上面,这具尸体是在警告我们,别管他的事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

陀螺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