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陀螺吧>惊悚>开门灵管局> 第 49章 恋爱脑不许修道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 49章 恋爱脑不许修道(1 / 2)

文心推开二师兄,在原地打起了坐,努力平复了片刻,睁开眼问小师妹:“文雨,你怎么乱跑?”

小师妹飘啊飘,半截身子飘到文心怀里小声解释:“大师姐,我没有乱跑的,我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,说他好痛,需要我帮助,我就跟着来了。你们不是平常都告诉我要帮助别人吗?小雨做到啦。”

听到这话,我估计这会儿天一门这几个人想自杀的心都有了。果然,文心又开始啜泣,眼看指望她问残忍的过程是靠不住了,我只好来当坏人问起了文雨事情发生的经过。

文雨听见我的问题,思忖良久憨憨的摸着脑袋说:“好多我都不记得了,我只记得他一直在叫我,还找了一个人给我引路,那个人一直都没有转头,浑身黑黑的,爬了好多虫子,看起来好......害怕。然后我就一直到了这个楼里面,他一直在跟我说话,还跟我说对不起,还说认识我,但是他走了。过了好久他又回来了,我感觉他好像哪里不太一样了,是他,他把我横举起来,然后.......你们就来了......”

眼看文心的太阳穴突突的跳的可怕,我连忙伸手阻断了文雨的话头,安抚的摸了摸她的头:“好了好了,狱长知道了。”

文雨的话里其实有很多处蹊跷,首先,这个邪修会引路之类的勾魂邪法,正好对应的上我和方槐撞见的那半具女尸连灵魂都消失了。

其次,那个引路的魂身上有很多虫子,那到底是虫子还是蛊呢?以那种满身虫子的形式死去的人应该很少,所以极有可能那就是一些驾驭魂体的蛊虫,也和邪修会蛊虫这一点对上了。

最关键的一点是,他认识文雨,他甚至还对文雨觉得很抱歉,这对应的上他学过正派的术法,他曾是名门正派的弟子,所以他才认识文雨。

那么结合这三点,在加上戴面具这一点,一个清晰的答案就出现了,水恒门弃徒,李文迪。

他会正派法术,曾因修习禁书被逐出师门,戴面具,身形健美矫捷的青年男子,消失的那三年很有可能就是走上了歧途,学了邪术和下蛊。一切都显得那么严丝合缝,顺理成章。

我说出了我的想法,最后还补了一句:“都是猜测,毕竟我们都没有见到面具下的真容,不是李文迪也未可知。”

文心显然没有听见我补的那一句,咬牙切齿的说:“李文迪,那个听说早就死了的水恒门弃徒?又是水恒门,这帮败类,不杀他难解我心头之恨。”

邪修早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,再待在这也没有意义,夏天杰和文心互换了联系方式以后我们就回到了方柔的病房,她这里现在暂时算是战地指挥室吧。

我小心翼翼的向方柔提出了我的猜想,方柔果然反应很大,跳起来将桌子拍的震天响:“不可能,他不是那样的人!他是很善良的人,他踩死只蚂蚁都要道半天的歉,怎么可能会是他!”

方槐冷哼了一声说:“你那么了解他,他失踪的时候在么没通知你一下,是因为不能还是不想呢?”

方柔被这句话说的整个人都僵了,突然熄了火坐到床上不吭声了。方槐也动了气,恨铁不成钢的甩袖走了。

这下倒把文心摆在了尴尬的位置,文心斟酌了片刻最后还是选择了a上去,冷冷的说:“方门主,我们之前竟不知你们之间还有这段纠葛,您放心,如果我们逮住那邪修真的是李文迪,不会立即杀了他,会给他一个和您见面的机会。”

方柔好像被方槐那句话吸干了精气,只是摆摆手连话都懒得说了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

陀螺吧